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染血的柴刀

作品:龙门|作者:一夕烟雨|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2-20 21:16:01|下载:龙门TXT下载
  陈国旧历,建平二十三年冬,干旱少雪。陈

  帝继位二十三年,大陈帝国春秋鼎盛,史官记载,君主贤明,臣子敢谏。

  只是,史官的记载中,始终刻意忽略了三个字。老

  柱国!

  唯有洛阳城中那些活了很久的老人记得,那一日皇宫大火,烧的连天空都变成了红色。

  而在这一年冬季后,陈帝便下令颁布新历,年号,天启。

  ……陈

  国新历,天启第十一年,仲夏,酷热。

  北疆,陈国与北方燕国艰苦交战两年后,陈国守军在军神凡萧寒的率领下艰难打退燕国兵马大元帅率领的十万精兵,饱经战乱之苦的陈国终得一丝喘息。

  西北边陲,一座在战火中幸存的小城,百姓艰苦的活着,西北多贫寒,小城也不例外。

  淮城内,双目所及尽是老弱病残,陈与燕交战的两年,年满十六岁的年轻人全都被征作新兵,前往战场。“

  砰!”小

  城角落,孤零零的小院内,两块木头崩飞到五步外,木桩前,一位少年手中拿着柴刀,奋力劈柴。

  十六岁的少年,脸上已渐渐开始褪去稚气,清秀的面容看上去人畜无害,如若不是那一脸忿忿之色的话。苏

  白今年将满十六岁,本来满心期待要上前线,建功立业、保家卫国,结果,还差一个月时,前线传来“喜讯”,燕国退兵,战争结束。所

  以,苏白建功立业的梦想被命运女神毫不留情打碎了。一

  旁,一位身着粗布衣裙的少女静立,怯生生的,或许因为还未完全长开,容颜虽是秀丽,却缺少了该有的女人味,若非要形容,三个字最为合适,青苹果。少

  女名为苏红鱼,别名小鲤鱼,自幼和苏白一同长大,姓氏虽然相同,地位却天差地别。“

  小鲤鱼,去给我倒杯茶来。”发

  泄了一通后,苏白将柴刀丢到一旁,毫不客气道。

  “是,公子。”小

  鲤鱼赶忙应下,小跑到屋中去倒茶。

  苏白在木桩上坐下,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耐烦道,“快点。”

  “公子,您的茶。”小

  鲤鱼快步走来,或许因为走得急,将茶水递给眼前少年人,却是没有收住步子,一碗茶水直接泼了苏白一脸。

  “小鲤鱼!”

  苏白立刻大怒,猛地站起身来,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公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鲤鱼惶恐地伸手擦拭着前者脸上的茶水,小脸急的都快哭了起来。苏

  白脸色变了又变,片刻后,压下心中怒火,抬手用力敲了一下眼前丫头的额头,道,“这是惩罚,下不为例。”小

  鲤鱼痛呼一声,捂着被敲红的额头站在一旁,漂亮的大眼睛中噙满泪水,泫然欲泣。

  “不许哭!”苏白眸子一蹬,喝道。被

  公子呵斥,小鲤鱼娇躯一颤,不敢哭出声。

  看到眼前丫头又被自己欺负哭了,苏白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是这丫头把茶倒在他脸上的,现在怎么搞得跟他错了一般?“

  苏白!”

  就在这时,小院外,一位华衣少年迈步走入,身后带着两个小厮,看上去来意不善。看

  到来人,苏白脸色顿时变化,露出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快步上前。“

  李公子,您怎么亲自来了?”苏白笑道。

  “废话少说。”

  李长风不耐烦道,“本公子先前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白闻言,脸上闪过为难之色,回首看着后方的丫头,道,“李公子,这丫头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长得就跟块搓衣板似得,怎能入您的法眼,您就别和我开玩笑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本公子哪来时间和你开玩笑,这是十两银子,拿着滚开,你这丫头以后就跟本公子了。”李

  长风随手将一锭银子丢了出去,旋即迈步朝着前方走去。小

  院中,小鲤鱼俏丽的小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赶忙后退。

  “李公子,李公子。”苏

  白快步上前,挡在小鲤鱼身前,赔笑道,“您看这事能不能再商量商量,这丫头苦日子过贯了,真的没福气伺候李公子您。”“

  滚开!”李

  长风一把推开拦路的苏白,冷声道,“别在本公子面前碍眼,没骨气的家伙。”

  听到前者的辱骂,苏白脸色微变,眸中冷意一闪而逝,瞬间后,再度恢复如初,继续赔笑道,“李公子,这丫头笨手笨脚又不听话,你看我的头发和衣服上,还有她刚泼上的茶水,这样的丫头,怎能入您的法眼呢!”

  “本公子再说一遍,滚开!”

  李长风彻底不耐烦,看了一眼后方的两个小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人带走!”“

  是!”两

  个小厮走上前,准备抓人。

  “两位,两位。”

  苏白赶忙阻拦,赔笑道,“别动手,求你们帮忙劝劝李公子,这事再商量商量。”

  “滚开!”两

  个小厮面露怒色,直接一把推开眼前少年推到在地。李

  大公子嘲讽与不屑的目光中,苏白踉跄倒地,摔得不轻。

  “公子。”

  小鲤鱼面露急色,赶忙上前扶起倒地的苏白。“

  我没事。”

  苏白轻轻推开身前丫头,说道。“

  将人带走!”李

  长风冷笑道。“

  是!”两

  个小厮领命,再次准备抓人。“

  何必苦苦相逼呢?”眼

  见事情已无转圜,苏白站起身,轻声一叹,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迈步朝不远处的木桩走去。李

  大公子、两位小厮一愣,脸上露出不解,不知道前者要做什么。木

  桩前,苏白弯腰拿起柴刀,用袖子擦了一下,旋即转身走向前方的李大公子。

  “你敢!”

  李长风脸色一变,急忙后退。然

  而,话声还未落,只闻呲啦一声响起,柴刀斩下,一瀑鲜血飞溅而出,染红华衣。震

  撼人心的一幕,李长风左肩,骇人的刀伤出现,血水流淌,白骨隐约可见。

  “你说,我有何不敢!”三

  步前,苏白一脸微笑地站在那里,手中柴刀鲜血不断滴落,刺眼异常。